千语

hhh

国庆啦!努力练习画画~

安哥真好看~


太太画的太好了!空间里看到的,转载一下,忘羡女孩绝不认输!

樱井大毛菌:

 ☆如果真正的忘羡看了cql 会有什么反应呢? 

☆p2的最后意思是十指连心  羡羡与叽的手相扣,并拉到自己心脏的位置

☆忘羡世界第一好  拆了的等着天道好轮回吧!

被屏蔽一万次我也要重发 😃
忘羡女孩绝不服输!!!!

【雷安短篇】原来你也在这里

#原来你也在这里#
*凹凸大赛为背景,自设比赛,脑洞之作
*我只有三岁半,幼儿园文笔
*双箭头,打着打着出感情?
*人物属于七创社,OOC属于我
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赛也持续进行着,100多个参赛者,几乎有一半被淘汰。
“唰”剑声扬起,两道光闪过,安迷修手持双剑,完美地落地,身后的怪物化成粼粼的星光,在原地旋转着又悄然消逝。“各位参赛者,想必你们对这里已经失去兴趣了吧,那么,接下来,你们将面临新的挑战,熟悉又陌生的人,也会在这里……”丹尼尔的声音环绕在大赛会场。安迷修暂时收回双剑,不知怎的,脑海里闪过几个身影,却偏偏停留在最后那个身影,张扬的头巾和那深邃的紫眸。“恶党?怎么会想到他?是在下打怪太累出幻觉了吗?”他摇了摇头,没有发觉身后似乎闪过了什么。
另一端的会场上,一道电光闪起,雷狮单手扛着雷神之锤,脑海里浮现一双翡翠般的眼睛,他轻声地笑了“是么?”
消息传达下不一会儿,参赛者的面前出现了一扇门,安迷修迟疑一步,迈开步伐跨入白色的门内。霎那间,整个星球像是被吸入了黑洞,空间变得支离破碎,旋转着,又开始重新组合。片刻后,一切又重归寂静和黑暗。伴随着微弱的电流声,本轮比赛的规则呈现在眼前,不同于之前的长篇大论,这次的规则只有零落的三个词“Opposite,Darkness,Mirror”气氛似乎一下子降到了零点。
“很好。”空灵的声音回荡在观赛者的休息区,那是神对这场杀戮游戏的称赞。杯中酒轻轻摇晃,留下好看的痕迹,休息区很是轻松。“我押………”
电光一瞬间斩开无限的黑暗。“啧。”就着光,雷狮眯起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,细细打量四周,自己似乎呆在一个迷宫似的房间里。“咔哒”前方传来了细微的开锁的声音。“看来是这里没错。”雷狮玩味地笑了一下,提起雷神之锤,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接着出现在面前的,是一团黑影,正逐渐化作人形,但是却看不清脸,“它”左看看右看看,似乎有些犹豫的样子,雷狮单手将锤子转了一圈,后退两步,后脚借地面的力将身子送上空中,抡起锤子在空中划出华丽的弧线,带着电光,狠狠地劈下——
另一面,安迷修摸索着找到一扇门,手触上冰冷的铁制物。“是锁…”安迷修喃喃。“该怎么打开?”话音刚落,那门像是听见了他的心声,竟自动打开了。安迷修皱起眉,前方总给他带来丝丝的危机感,他左看看右看看,显出犹豫的样子,果不其然,他一抬头便看见一团黑影跃起,身边带着黑色的闪电,向他狠狠地劈下,安迷修一惊,连忙召出凝晶流焱,双剑交叉挡下这一击。
雷狮见那黑影倒是接下了他的一招,甚至手中还多了武器。“这个猎物,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就这样,一招又一招,房间里的二人不懈地和面前的黑影你来我往地斗了好几个回合。人总是有疲倦的时候,特别是遇上了旗鼓相当的对手时。二人身上多多少少留下了伤痕,可黑影似乎依旧不屈不挠地对立着。“等等…对立?”安迷修顿了一下,打了这么久,也没有见这比赛有什么不同之处,除了怪物特别难打,就像那个恶党………规则?”“一定有问题。”他翻身跃起,便躲藏着那黑影,边自言自语“Darkness是这里很黑,Opposite是这黑影,难道,Mirror是复制在下的动作?”抱有着怀疑,安迷修停步,转身却不见黑影“坏了,在下刚刚想得太过入迷了。”安迷修有些懊恼地摸摸呆毛,打算原路返回。
躲在暗处的雷狮,早就对这黑影有所怀疑,在看到蠢兮兮的动作时,他便确定了。“什么坑人的辣鸡比赛”走出阴影,他冲那个迷茫的身影,喊道“喂!傻逼骑士,你在这里?”
“……傻逼骑士………”安迷修一愣,这不是?他快速地回头,却是瞧见那黑影,站着不动。“雷狮?”
“咔嚓”眼前的一切碎成粉末,空荡的空间开始扭曲,黑暗渐渐被光明替代。周围散下的碎片变成穷凶极恶的怪物,它们的眼睛里闪着血色,而他的对面,是他————
“吼!”一声嘶哑的怪叫响起,四周的怪物开始向内收缩,两人相视一笑,冲向对方的方向。
片刻后,当所有怪物被清光,当裁判长丹尼尔宣布二人闯关成功需在原地等待下一场比赛时,一切又重归寂静。没有说话,他们背靠着背,一改往日见面就打的习惯。气温似乎在上升,骑士的脸颊微微泛红,海盗的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。他是骑士,他是海盗,他们的命运相背,可有彼此的地方却可以放心地露出后背。
“原来你也在这里——”安迷修闭上眼,雷狮抿上了嘴。




感谢观看到这…